全力投身科研事業

2020-07-20

黎敏慧在香港中學文憑試考獲七科最高的5**佳績,獲兩家國際頂尖大學錄取乃是意料中事,但立志成為科學家的她卻出人意表地放棄海外升學機會,選擇留港攻讀科大理學院的國際科研課程(IRE),

黎敏慧選擇留港攻讀科大理學院的國際科研課程(IRE),全因她深信這個獨一無二的課程能讓自己提早接觸研究工作。
黎敏慧選擇留港攻讀科大理學院的國際科研課程(IRE),全因她深信這個獨一無二的課程能讓自己提早接觸研究工作。

全因她深信這個獨一無二的課程能讓自己提早接觸研究工作,相比其他同樣有志投身科研事業的學生更具發展優勢。

IRE課程由理學院於2013年推出,旨在讓成績卓越的本科生參與國際尖端研究,及早助他們發展研究技能。

理學院副院長兼IRE 課程主任梁伯和教授解釋:「這個課程的獨特之處,在於能夠讓熱衷研究工作的本科生親身參與科研項目。環顧全球,通常只有研究生課程才會有這樣的機會。 」

他續指:「優質的研究生課程收生門檻高,全球各地競爭激烈。讓我們的學生提早接觸世界級研究,可以增強他們的競爭優勢,在芸芸申請者中脫穎而出。」

閲讀相關文章:認識社會學的治療價值

這課程的另一優點,是容許學生在全身投入科研事業前,先行體驗研究人員的日常工作。事實上,從修讀研究院到成為大學正式教員或研究員,過程大約需時10年。

IRE的課程結構與理學院的其他常規本科課程無異,它的獨特之處在於修讀該課程的學生需要加入理學院的科研項目,在教授監督下參與研究工作。

The IRE program allows students to experience a researcher’s life before they fully commit.
IRE課程能容許學生在全身投入科研事業前,先行體驗研究人員的日常工作。

另外,IRE課程亦確保學生可前往一家海外大學作交流、參與「本科生研究計劃」(UROP),以及在暑期到海外大學或國家實驗室實習。

IRE課程的入學要求非常嚴格,每年只錄取約 20名新生,還有數量相近之名額給予已完成首年學業的轉科生,而所有申請者一律須要接受面試。梁教授說:「走科研路,滿腔熱誠和堅毅勇氣不可或缺。我們希望同學是為追求科學而選擇這個課程,而不是出於競爭心態。面試正好提供機會,讓我們評估同學到底有多麼熱愛自然科學。」

即將升讀IRE二年級的黎敏慧認為,科學家必須對世界充滿好奇心,才可持續作出有意義的貢獻;因此,要獲得取錄,成績與熱誠同樣重要。

「所謂好奇,就是你在強烈的求知欲驅使下會積極主動地尋找答案,而這些答案是不能夠在谷歌搜尋上找得到的。」小妮子初中時期在社交媒體機緣巧合下接觸到天象知識,從此對科學產生無比興趣與好奇。

對於主修物理、現時正進行固體物理學研究的敏慧來說,首要目標是於四個學年內,儘早在科學期刊發表論文。她說:「這樣可證明我具備良好的科研能力,對申請入讀研究院大有幫助。」

閲讀相關文章: 以土木工程思維解決現實問題

Dicky Wong (2nd from right) has been undertaking a research internship at the pioneering research university ETH Zurich since February.
黃德軒(左)從今年二月起,一直在以研究馳名的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ETH)實習。

大部分IRE畢業生均獲如加州理工、麻省理工、哈佛大學、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加州大學、康奈爾大學、牛津大學等一流學府取錄修讀博士課程,繼續朝自己喜歡的科研領域奮進。

主修化學的黃德軒從今年二月起,一直在以研究馳名的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ETH)實習。他希望在科大完成最後一年的課程後,重返當地深造有機化學。

「我關注Erick CARREIRA教授的研究工作已有一段時間,所以特別在二月來到ETH,加入他的研究團隊。」德軒過去曾目睹朋友因摯交患癌去世而悲痛不已,感受甚深,便決定追隨這位世界知名的有機化學家研究治癌藥物。他人的不幸遭遇,喚起了小伙子的熱情,誓要對癌病和其他頑疾鑽研治療之法。

對於不確定自己是否適合入讀IRE的學生來説,現已致力投入研究工作的德軒有以下建議:「對我來說,研究不外乎兩件事:閱讀文獻和尋根究底。前者對了解其他人在某個專題上進行了甚麼研究非常重要;至於後者,就是竭盡全力破舊立新。假如你感興趣的話,你跟IRE應該十分匹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