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人律师:你的AI调解员

2019-06-13

离婚已让人难受,还要处理各种法律文件和面对诉讼程序,可能令人更加心力交瘁。香港科技大学(科大)计算器科学及工程学系的教授和校友带领几位学生开发了「机械人律师」,不仅能为当事人节省时间和金钱,这人工智能科技更有机会广泛应用于法律行业。

2016年,香港的离婚率比1991年多逾两倍。香港调解仲裁中心主席及科大计算器科学及工程学系毕业生苏文杰律师表示,家事调解的需求不断上升,同时对中心资源造成压力。他表示,很少离婚夫妇意识到高昂的法律费用和繁复冗长的法律程序会对他们的情绪造成困扰。很多人,尤其是跨境夫妇,不愿意或无法当面进行历时数月甚至数年的调解程序。

这些情况下,科技便可以化繁为简,并避免正面冲突的发生。苏律师于2018年夏天联络母校寻找合作机会,最后跟四名科大计算器科学及工程学系三年级学生包括陈子逸、张放舟、刘殊玥和 倪政鹏组成团队合作研发全港首个能够草拟雇佣合约及家事调解协议书,并配以聊天机械人功能的智能系统,这个项目亦是这四名学生的毕业习作。经过九个月的努力研发,并与法律专业人士通力合作,继而反复测试、从错误中学习,他们终可分享其研究成果,期待为法律界带来革新转变。

负责指导学生完成这份毕业论文的计算器科学及工程学系助理教授及微信-香港科技大学人工智能联合实验室副主任宋阳秋说:「这个计划很有意思,因为该中心设计的程序以服务大众为目标。」

机械人的首要任务,是要利用用户根据20条问题所提供的答案,从中找出草拟协议所需的关键数据。用户必须回答所有问题才能撷取协议,这个安排可以确定当事人已彻底考虑清楚离婚所要顾及的一切事项,例如子女的抚养权和赡养费等。

为了令机械人律师能媲美真人,团队运用情感分析技术,从文字对话中识别离婚人士的真正感受和情绪。例如,当用户输入「我很高兴」时,程序会将之理解为如释重负而不是心花怒放。机械人律师甚至会尽力游说夫妇二人三思离婚决定。

团队成员张放舟说:「机械人律师不但可以根据用户的感受作出响应,更会建议用户慎重考虑是否真的想要离婚。」他补充,若用户态度犹豫,他们便会被转介至其他的专业服务。

整个学习过程对团队来说殊非易事。虽然人工智能属于计算器科学及工程学系学生基本课程的一部分,但他们必须从头学习自然语言处理 (NLP) 以开发聊天机器人。然而,这亦仍未算他们面对的最大障碍。

宋教授解释:「技术限制不成问题,反而是缺乏有关离婚的数据让团队无法在最初阶段制作出更复杂的深度学习程序。」由于过去的离婚案件都被保密,团队需利用现成的开放原始码平台,并调整程序以提供特定功能。

然而,只要程序被善加利用,聊天机器人所处理的大数据便能有效支持社会政策的规划。陈子逸说:「香港离婚率不断上升,而聊天机器人程序可以分析双方离婚和产生积怨的原因及模式,有助政府和服务机构制定适当的措施。」 

四位团队成员同时表示他们在参与毕业习作的过程中发展出自学的能力及团队合作精神,获益匪浅。

陈子逸说:「大学生涯四年过去,我们已能驾轻就熟地学习新事物。此外,参与小组项目的经验让我们知道怎样提升团队合作。我们亦习惯在学习的道路上鞭策自己,因此可以快速学懂新技能,并在毕业习作中学以致用。」

虽然机械人律师有待进一步的改良和训练,才能应用在现实生活中,但苏文杰相信,不久的将来离婚人士可因此技术的出现而省却动辄过万元的法律费用,而律师则可把繁琐重复的工作交由计算机代劳,腾出时间专注于其他更重要的法律事务。

科大计算机科学及工程学系的学生与他们的老师宋阳秋讨论毕业习作。
科大计算机科学及工程学系的学生与他们的老师宋阳秋讨论毕业习作。
机械人律师能够草拟雇佣合约及家事调解协议书。
机械人律师能够草拟雇佣合约及家事调解协议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