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社会学的治疗价值

23-12-2019

上过社会科学部谷志良教授的课,都知道在课室内关掉和收起一切电子产品是金科玉律 — 纵然使用手提或平板计算机抄录笔记,也在禁止之列。对此,谷教授有其独特见解:互联网虽然是教师的重要教学资源,但手提电子通讯产品可严重干扰课堂学习。学生最初或许对此心生抗拒,但却鲜有投诉。这是因为谷教授在堂上安排了大量意见调查、问答比赛、模拟、讨论等具互动性的学习活动,同样地引人入胜,让同学全情投入课堂。

虽然规矩森严,但这位社会科学教育副教授却是科大最受学生敬爱的老师之一。其「从做中学」的教学理念,结合「反转教室」授课模式,深受同学欢迎。举例说,他会要求同学监察自己的消费习惯,看看一个家庭能否倚赖最低工资过活,或透过分析传媒及社交媒体了解性别歧视问题,此举有助同学借着阅读或亲身经历对社会议题产生概念。

正是对春风化雨的热诚,以及在持续改良和革新授课方法上的贡献,使谷教授获颁本年度科大「祁敖卓越教学服务奖章」。此奖每年都会颁发予一位长期尽心教学、矢志追求卓越、循循善诱、启导后学和激励他人持续向前的杰出教员。

谷教授热爱社会学,大概很难想象他当年在英国杜伦大学修业之初,其实极之讨厌这个学科。少年时期的他满腔理想,立志成为社工,修读社会学,就是相信这学位有助自己圆梦,岂知事与愿违。他忆述:「社会学最初给我的印象,就是非常抽象,只谈理论,流于意识形态。」直至发现社会学以人为本的一面,尤其是民族志,他才开始懂得欣赏这学科的实用价值。谷教授其后负笈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取得社会学硕士及博士学位,自此投身社会学的教学工作。

谷教授1992年首次加入科大,其后一度外闯增广见闻。他于2008年回归科大,致力优化社会科学课程,使之更贴近学生的个人生活。他说:「相对教授社会科学作为一门技巧,我更关心其治疗价值。」

谷教授直言,学生与普通人一样,令他们担忧和不安的事情多不胜数:学业成绩、工作、金钱、家庭、友情。 他集中教导同学「从大局着眼」,并「注意自己的行为怎样影响他人」。他解释:「对社会学有认识的人,明白自己的行为和决定都受到历史、习俗、群体和社会形势左右。人的选择有限,人性更有软弱的一面,我们需要在缺乏完整信息的情况下行事。社会学不但帮助我们了解自己,也让我们培养同理心。」

若不了解一个地方的历史,很难完全掌握当地复杂和多层次的社会问题。令谷教授大感意外的是,科大学生对本地历史认知不多;因此,他们需要亲身接触社会不同阶层市民,才可加深了解香港。

为补不足,他提出的「服务学习」计划致力与本地非牟利组织合作,让同学有机会参与解决社会上的不同难题,例如设计方便轮椅使用者的工作空间、为年轻单亲妈妈开办财务规划课程、协助社工举办活动,接触边缘年轻人、教导家庭佣工应征及求职技巧等等。每当看见学生真正对社会有所贡献,改善别人生活或完成有意义的研究,谷教授总会感到欢欣鼓舞。

获颁最高荣誉的教学奖项,谷教授谦虚地把功劳与光环归于教学团队。他说:「能为学生提供卓越的教学服务,其实得力于良好的授课环境:学生人数适中、课室设计优良、课程规划得当、教学助理称职、学生准备充足,全都是有利因素。」他亦鼓励其他教授多与同僚交流,借镜对方的上课心得。

展望未来,谷教授希望学生探讨各阶层市民 — 尤其是弱势社群 — 如何受气候变化影响。他说:「我们探访过不少低收入地区的家庭,家居环境非常闷热,劏房情况尤其恶劣。希望同学可以探讨这议题对不同社群的影响。」

正是对春风化雨的热诚,以及在持续改良和革新授课方法上的贡献,使谷教授(左)获颁本年度科大「祁敖卓越教学服务奖章」。
正是对春风化雨的热诚,以及在持续改良和革新授课方法上的贡献,使谷教授(左)获颁本年度科大「祁敖卓越教学服务奖章」。
谷教授提出的「服务学习」计划致力与本地非牟利组织合作,让同学有机会参与解决社会上的不同难题。(图片来源:Bethune House Migrant Women's Refuge)
谷教授提出的「服务学习」计划致力与本地非牟利组织合作,让同学有机会参与解决社会上的不同难题。(图片来源:Bethune House Migrant Women's Ref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