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镜头学习人文价值

2019-06-17

非文科本科生经常抱怨被迫修读跟他们的主修范畴以及职业生涯毫无关系的人文学科。然而,人文学部副教授渡言并不认同这个想法。渡教授认为,科学家以及工程师也应该修读文科及人文学科,才能了解他们的发明能为社会和人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渡教授希望更多学生能够透过她的课堂培养同理心、批判性和创意思维。

「人文学科是一种软实力。它对人类的影响有时甚至比科学发明更深远。」她以历史上的著名作家莎士比亚以及鲁迅为例子,后者为中国的文坛大师,因为坚信文字的力量远大于医学,故决定弃医从文。

现今的学生都喜欢追求视觉上的刺激,因此他们都无图像不欢。正如渡教授所言,电影和动画这个媒介比文学让人感觉更自由,亦比书本更受欢迎和更容易接近。 因此她认为,「电影和动画是灌输学生人道主义价值观一个很好的媒介。」

渡教授是研究中国动画的著名学者,她最先发现中国动画电影在二战时期的重要性,并且将其建立为一个主流研究范畴。渡教授醉心研究动画,源于她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时发现动画可以成为一门独立的研究议题。但同时她亦对其友侪只谈论日本动画的行径感到好奇,促使她决定深入研究中国动画这一个前人未曾涉猎的研究领域。

渡教授于2012年完成她的博士论文,发表中国动画对日本动画的影响,以及中国动画在50至70年代毛泽东领导下蜚声国际。今年,渡教授出版了她的英文著作《Animated Encounters: Transnational Movements of Chinese Animation, 1940s-1970s》。

渡教授还认为,因为人们对科技的看法不断改变,所以现今不论修读什么科目的学生都应该修读人文学科。日本动画对科技的描述就是最佳例证—在60年代,科技在动画里头都是好帮手,造福人类。然而,近代动画却经常刻划疯狂科学家创造能够摧毁人类文明的怪兽机器,展现出对科技的恐惧。

她表示:「科学发展存在失控的可能性。虽然机械人能为人类带来便利,但同时也可能带来破坏。我希望学生以人道关怀和价值为做事原则,这样才可确保科学和技术用于正途。」

可是现实中,科学及商科学生对人文学科感到抗拒,他们除了担心阅读材料及功课多之余,还须应付考试。有见及此,渡教授于2017年开设人文学科第一个体验式学习课程「当代中国的独立电影」,诚如她所言,这课程专为学生而设,并由他们主导学习内容。有别于传统课程着重课堂讲授、阅读和考试的方式,本课程既没阅读材料,也没有任何写作或家课。

渡教授鼓励学生走出课堂,向外探索,并通过亲身制作独立电影增加与社会接触的机会。她说: 「我把学生分成九个小组,每个小组都是一间独立的电影公司,而每间公司都需要负责一个团队项目。学生会制作一部长约10分钟的短片作为期末习作。他们会将所学的知识付诸实践,展示他们对所选主题的认知以及自己的观点。」

科技的进步令电影制作更加轻松和有趣。学生只需一部手机和简单的设备便可拍摄电影。学校除了提供摄影机和拍摄设备予学生外,还会邀请电影从业员和化妆师作为演讲嘉宾,以第一身教导学生电影制作和管理的实用技能。

在2017年,渡教授的学生参加了由其举办的第一届红鸟学生电影节,参赛作品经由一群专业电影制片人评审。数部成绩优秀的短片更入围了数个国际电影节,备受好评。

这个体验式学习的机会加强了学生的演讲、社交、团队合作和领导才能,并培养他们的独立思考和批判思维能力,对他们未来的职业生涯有莫大裨益。

由于该课程推出后大受欢迎,因此渡教授计划每四年开办一次,以便所有对学习电影制作感兴趣的本科生可以在四年的大学生涯期间修读此课程。诚如渡教授强调,谁说人文学科只适合文科学生修读?

「当代中国的独立电影」的学生参加第一届红鸟学生电影节
「当代中国的独立电影」的学生参加第一届红鸟学生电影节
渡教授鼓励学生走出课堂,向外探索
渡教授鼓励学生走出课堂,向外探索
学校化妆师作为演讲嘉宾,教导学生实用技能
学校化妆师作为演讲嘉宾,教导学生实用技能